關於部落格
~~~每個人都要有個根據地。~~~
  • 107760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集體偏見

珍古德博士 (Jane Goodall),告訴過我在她的坦尚尼亞岡貝黑猩猩保護區,發生的觸目驚心事件。有一次有遊客進入岡貝保護區,不幸的是有人帶進了小兒麻痺的病毒。這下黑猩猩死了一掛,其中有隻黑猩猩的抵抗力較強,病了幾天,居然復元。當牠再出現在黑猩猩群的面前,牠的同伴有沒有像平常一樣擁抱牠,因為牠雖從小兒麻痺病毒中逃過來,但有後遺症,牠後肢癱瘓,行動時用前面兩隻腳使力,拖著後面兩隻癱瘓無力的腳。其他的黑猩猩先是疑懼的躲開,然後有一隻黑猩猩率先動手,上去打牠。接著所有黑猩猩一擁而上,圍毆牠,看來要把牠活活打死。珍古德是個觀察者,不應該插手干預黑猩猩的行為。但她實在於心不忍,看不下去,便出來趕走黑猩猩們,救下那隻滿身是傷的「牠」。但救得了一時,救不了一世,「牠」隔天還是被黑猩猩打死了。 珍古德說,黑猩猩一向以領袖馬首是瞻,但那天最先動手的黑猩猩並不是領袖,層級也不高,但當大家蜂擁而上,領袖也只有跟上去。你現在知道為什麼團體裡面,喊打喊殺的笨蛋常常變成左右大局的要角了吧! 集體的偏見可怕就在中間就算有人有疑問,但在集體的壓力下,也不敢說,也不敢想。而且集體偏見的形成,常常沒什麼道理,跟他們要反對的,還有和被害者也沒什麼關聯。 美國前國防部部長麥克拉瑪(Robert McNamara) 後來回憶, 1964年 7月 30日 北越的魚雷快艇向美軍發射了9 枚魚雷,詹森總統因此下定決心轟炸北越,這是越戰擴大的轉捩點。結果,事後知道,根本沒有魚雷,可能只是幾隻海豚吧!麥克拉瑪還慎重的經過 9個小時查證,兩艘美國軍艦的艦長都信誓旦旦說真的被魚雷攻擊,這一個錯誤,造成日後多少悲劇。所以,麥克拉瑪後來說:「我得到的一個教訓,就是眼見也不能為憑。當你相信什麼,什麼就一定會發生。」 列子說符篇有個鄰家小孩偷斧頭的故事:「人有亡鐵者,意者鄰之子,視其行步,竊鐵也;顏色,竊鐵也;言語,竊鐵也;作動態度,無為而不竊鐵也。俄兒抇其谷而得鐵,他日復見其鄰之子,動作態度,無似竊鐵者。」意思很簡單,你懷疑鄰家小孩偷斧頭,怎麼看怎麼像偷了斧頭。你不懷疑他,一樣看就怎麼也不像偷斧頭的。 有個笑話說:有一個猶太人的教授為了活命,寫了一本《猶太人與腳踏車危害德國論》呈給希特勒。希特勒看完書,說: 「你這簡直是胡說八道,腳踏車和德國的問題有什麼關係?腳踏車哪兒有什麼錯?」 教授回答他:「那猶太人有什麼錯呢?」 林肯的蓋茲堡演講,是他名垂千古的不朽演說。他在演講前,看到會場擠滿人群,向來催駕的富萊將軍說:「不知怎麼搞的,我覺得自己像家鄉那個叫伊力諾的死刑犯。當他被送上絞刑台時,路上擠滿了來看他受刑的人,完全動彈不得。伊力諾最後忍不住向群眾大叫:『喂!各位鄉親,讓條路給我走好嗎?你們這樣爭先恐後把路都堵死,是在幹什麼?我如果過不去的話,你們要看什麼啊?』」 睿智的領袖,其實對「群眾」、「集體」都很小心。中古時代歐洲的宮廷常有一個小丑 (jester) ,這個角色的任務就是在大家意見都一面倒時,他要跳出來嘲笑、搞笑、澆冷水、說反話,給國王提個醒。因為小丑是傻瓜,傻瓜說傻話,傻話無忌。漢武帝有個東方朔就是這號人物。確實有用,常能挽回君王的倒行逆施。中國歷朝有鑒於此,都設有御史。宋太祖趙匡胤還發誓不殺言官。但可惜御史多半弄得吹鬍子、瞪大眼,一哭二鬧,不是上吊,就是撞柱子,悲壯有餘,成效不彰。往往皇帝被搞的惱羞成怒,變本加厲。不如傻子亂說話,幽默力量大。 其實在我們的語言裡面,只要留心就會發現這類集體偏見。例如:我們讀歷史就發現,我們打不過人家,就說人家長的差,稱人家是「匈奴」;打不過人家,就說人家個子矮,稱人家「倭寇」。小日本、中國豬、死番仔、土台客 … 都是帶著集體偏見的語言,我們都是用語言在思考,久了,習慣了,偏見就在你腦袋根深蒂固。 二次大戰時,艾森豪是歐洲盟軍統帥。有一次,一個美國軍官和英國軍官打架,美國軍官罵了一句:「英國豬!」此事被艾森豪知道,立刻要把那個美國軍官調回美國。那個軍官不服氣,向艾森豪說:「是那個英國人調戲英國女兵,我見義勇為制止他,而且是他先動手的。我有什麼錯?」 「你錯不在打架。」艾森豪說。 「那我錯在哪兒?」 「你錯在罵他是英國豬。」 「他吃女兵豆腐,難道不是豬?」 「沒錯,他是豬,你可以罵他豬,但不能罵他是英國豬,你這樣把不是豬的英國人全罵進去了。所以非把你調走不可!」 一次跟一大群人為敵,是既不健康又沒腦袋的。你要孤立你的敵人,不可以把他弄成一大群。像很多人話一出口就跟世界一半的人作對,說什麼「笨女人」、「死男人」。你可以說:「這個女人很笨。」,不可以說「笨女人」。你可以說:「這個男人很死相。」不可以說:「死男人」。 愛因斯坦說的好:「如果我的相對論是對的,德國人會說我是德國人,法國人會說我是世界公民。如果我的相對論是錯的,法國人就會說我是德國人,德國人會說我是猶太人。」 你知道嗎?聽說法國人把梅毒說是西班牙水痘,西班牙人說是義大利麻疹,義大利人說是瑞士傳染病,瑞士人說是法國 …… 。 偏見真的無孔不入,無所不在,小心啊小心,小心偏見就在你腦中間。 難怪愛因斯坦說:「常識就是人到 18 歲為止所累積的各種偏見 」。 義大利的繪本大師英諾桑提 (Roberto Innocenti) 有一本著作「鐵絲網上的小花」,故事是說:在德國一個小鎮,有個叫白蘭琪的小女孩。有一天,鎮上來了很多軍隊,大家都出來歡迎。從此,鎮上的景物改變了,以前沒見過的戰車、卡車、軍人都成了小鎮的一部份,路上也有了鐵絲網。 有一天,白蘭琪在上學途中,發現一個小男生被軍人抓了,不只小男生被抓,軍車上還有一堆小孩。白蘭琪好奇的追蹤車子去,發現鎮外有個集中營,裡面有很多穿著條紋衣服,掛著六角黃星星的人。從此,白蘭琪的媽媽發現,白蘭琪帶去學校的食物越來越多,可是白蘭琪卻越來越瘦。全鎮的人都瘦瘦的,只有市長是胖子。原來,白蘭琪不是自己把東西吃掉,而是送到集中營,給集中營的孩子們吃。 有一天,非常多傷兵回來,市面大亂,很多人都準備要離開。白蘭琪不顧危險,還是帶食物去集中營。她發現集中營的人都不見了,只有鐵絲網上有一朵小花,可能是她朋友留下來的。這時候,她突然聽見槍聲,煙霧瀰漫。 鎮上,穿著不同制服的軍隊進城了。白蘭琪的母親等了又等,過了好久,白蘭琪都沒有回家。春天來了,百花盛開,只有一朵花是凋謝的,就是鐵絲網上的小花。 英諾桑提告訴我,他 8 歲的時候,正是二次大戰末期。有一天,家裡跑來一個德國逃兵,年紀只有 18 歲,他爸爸把逃兵藏在地窖裡。同時間,他看到藏在鄰居家的猶太人,被德軍發現,一家大小包括嬰兒都被德軍抓走了。他問他爸爸:「德軍到底是好人還是壞人?如果是壞人,為什麼我們要幫忙藏德軍?」他爸爸沒有回答問題,只叫他不要說話。後來,美軍來了,藏在他們家的德國逃兵便向美軍投降。英諾桑提還從美國黑人大兵手裡,接到生平第一片白麵包。他創作「鐵絲網上的小花」,是想告訴孩子:不分種族,人都是一樣的 德國就有一個年輕人組成的秘密團體,專門幫助猶太人逃離納粹的魔掌。這個組織代號就叫「玫瑰白蘭琪」,後來組織被破獲,許多年輕的德國男女都犧牲了。所以,他在故事中刻意用「穿著條紋衣服,掛著六角黃星星」,而不用猶太人;用「穿著不同制服的軍隊」,而不用俄軍。就是 希望在孩子的心中種下開放、包容的健康種子,不要讓偏見的種子在孩子心中生根。 不要小看小小的偏見,一張薄薄的報紙,對摺,再對摺,一直摺下去 …… 。只要連續對摺 42 次,光是報紙的厚度就可以從地球到月球。亂講什麼呢?一張 0.1mm 的厚度,乘以 2 的 42 次方,就有 40萬公里 !你說厲害不厲害? 但受過去報 ~不結將來因 誓以智慧水 ~永洗煩惱塵 這是成功的主要因素....看的清,看的透 ,了解真諦......而且實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