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每個人都要有個根據地。~~~
  • 10671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大秦帝國》

《大秦帝國》單元介紹:
 
《大秦帝國》第一部《黑色裂變》梗概
 
在群雄逐鹿,山河日變的大爭之世,在英雄輩出,百家爭鳴的戰國時代,華夏大地的西陲正經曆著一場亙古未有的黑色裂變
古老的秦部族正是在這裂變般的陣痛中重生。他們燃燒著自己,用一段段血與淚,愛與恨交織的悲壯故事,推動著整個時代前行。最終大出天下,與中原六國相融合,共同成就華夏文明的正源。
西元前三百六十二年,滿懷壯志,發誓要奪回老秦故土河西的秦獻公贏師隰,在黃河西岸的少梁山與魏國大軍進行了一場慘烈的廝殺。盡管秦軍斬敵無數,並一舉擒獲對方主帥公孫痤。但秦獻公卻身中毒箭而死。
嫡子嬴渠梁靈前即位,史稱秦孝公。
秦國此時已陷入四面楚歌之絕境,輜重耗盡,兵源匱乏,國力虛弱。秦孝公即位後,秦國危局如獨木撐天,搖搖欲墜。六國在山東召集大會,準備分秦,內外堪憂,秦國的生死存亡,壓在一個22歲的年輕君主身上。
秦孝公贏渠梁清醒地認識到秦國的落後與六國亡秦之心,為了穩定最急於滅秦的魏國,他在所有大臣的反對下,釋放了本應斬首為先父祭靈的魏國丞相公孫痤。並拿出國庫與皇室私庫的所有財產,用秦國不世珍寶,以及巨大商利相誘六國權貴,力保秦國三年無戰事,為秦國贏得了一絲喘息之機。
秦孝公手刻國恥碑,以血塗字,立於宮門,誓以變法強國。秦孝公大召天下賢士,六國學子,入秦為宮。在與賢士的反復切磋度量之中,衛鞅脫穎而出。衛鞅隻身一人游遍秦國窮山惡水,深入荒村野鎮,瞭解當地民俗民風,努力尋找秦國落後的根源,竭力暝思治秦策略。同時,他也被這樸實,堅毅的秦風深深吸引。在這短短的三個月裡,他便明確了此後二十年,自己與秦國要走的路。
渭水船頭,他一展其為政主張,以他的法家思想折服了秦孝公。衛鞅的《治秦九論》更使其看到了秦國的未來希望。他們連談三天三夜,決定實行變法,以法制國。並立下了君臣相知,永不相負的誓言。
秦孝公拜衛鞅為相,開始了君臣二十年的大變法。
衛鞅拜相後,頒布命令,禁止私鬥,平民有戰功可以封爵,取消封地,廢除井田等一系列主張,朝野之間,不啻於天翻地覆。平民封爵,開三皇五帝之先例,廢除封地,動搖封建基礎,更有開阡陌、廢井田,使六國守舊之士頓足大罵,當然,對衛鞅來說,壓力最大的則來自于秦國內部的貴族勢力,嬴渠梁的兄長嬴虔、長史公孫賈、上大夫甘龍等這些前朝權傾朝野的大臣,對衛鞅刻骨仇恨。由於秦孝公的支持,只能在背地下手。
權貴之臣們關注著衛鞅以法治國的成效,到處遊說鼓動,衛鞅通過城門立木,在民間贏得信任。適逢河西村村民群鬥,以身試法,村民們仗著是太子封地,不肯伏法,衛鞅親自監斬,一次斬首七百餘眾,天下大嘩。犯人臨死前幡然悔悟的吼聲:秦人莫忘,私鬥罪死恥辱!公戰流血不朽!在所有秦人的內心深深地烙下了的烙印。
此事卻震驚了主張非戰非攻,除暴政暴君的政俠墨家的子弟。墨家向來以除暴天下為己任,聞知衛鞅的暴行,召集門下弟子,發出除暴令,準備對他們認定的苛政暴君酷吏進行大規模的刺殺行動。
秦孝公為了變法不在初期夭折,舍棄一己的生命,親至墨家駐地神農大山,拜見墨子。在墨家論政臺上,孝公慷慨陳詞,連身居幕後的老墨子也被他的英雄氣概與王者風範所折服。老墨子最終決定與秦國冰釋前嫌。秦孝公又要與戀人別離,他們立下了至死不渝的誓言。天地合,乃敢與君絕。
變法使得秦國蒸蒸日上。農人力耕,百工勤奮,商市通達,民風日新,人人踴躍參軍,準備殺敵立功,授官封爵。新法法制逐漸深入人心。
為了能夠得到秦王室更堅定的支援,在白雪的理解和勸導下,衛鞅與秦孝公的妹妹——聰敏賢惠的熒玉公主舉行了大婚……
衛鞅的第二批變法令陸續頒布以後,更是朝野沸騰。取消貴族封地,是破天荒的創舉,秦國貴族視他為寇仇一般。河西村的村民給太子交私糧的時候,私糧全部被換為泥沙。太子一怒之下,殺死了幾個村民,又撞在了衛鞅的法令上。這是一次比以往都更艱難的考驗。
衛鞅廢黜了太子,流放他到秦國邊境之地,不得徵召,不得回來。太子的兩名師傅公孫賈被放逐隴西牧馬,嬴虔被削去鼻子。
經過這次事變,朝野的風波平息了,衛鞅深知自己的處境,這段仇恨已處在無法化解的地步,即無可解,也不須解。作為法家的大師,他正帶領著秦國一步一步地接近他理想中的大治之世。
秦孝公不顧衛鞅的反對,將商地在名義上封給衛鞅,國人尊稱衛鞅為商君,後世稱商鞅。
整整二十年過去了,變法持續了二十年,秦國的新軍練成,國富民強,百姓勇於公鬥,平民爭立戰功。秦孝公和商鞅都老了,不足五十歲,都已是心力交瘁。秦孝公召回了流放二十年的太子嬴駟,撒手而亡。
嬴駟即位,六國趁機向秦國施加壓力,要求秦國殺商鞅以謝天下。朝堂內外又是一番氣象,陳渣泛起,舊恨新仇都浮上來。一直在祕密破壞變法的老臣們終於可以在陽光下竊竊私語了,他們聽說新國君嬴駟也有殺商鞅的想法,爭先恐後地跳出來。
商鞅將手中的政權、兵權交出,帶領弟子們最後一次修訂秦法,坦然被捕,被五牛分屍。
嬴駟出兵函谷關,進取河西之地,掃清所有反對變法的舊貴族,將商鞅之法立為萬世國法,其實,這是商鞅為保護新君、保護變法而捨其生命下的一步大棋。最後一招,以一己之生命賭秦國萬世之強盛。嬴駟果然英才,後人卻不知道,商鞅才是真正的歷史棋局中的大國手。
而在那充滿霸氣的咸陽皇宮裡,一個比他任何先輩都要更加冷俊的鐵碗君主,正在謀劃著將怎樣掃平一切膽敢阻擋他完成霸業的朽物。一場新的血雨腥風又將開始了……
 
《大秦帝國》第二部《國命縱橫》梗概
 
《國命縱橫》是秦國東出與六國縱橫爭雄史。以商地民眾按古老習俗厚葬商君為序幕,秦惠王重新與變法勢力結盟,鐵腕鎮壓舊貴族叛亂,並整肅朝局,破格起用忠實於新法的年輕官吏,形成了生機勃勃的新一代權力,全力準備東出中原。
神祕的鬼谷子門下又有兩位剛學成的新一代名士出山,蘇秦張儀的名字已經悄悄傳到了秦國的公府。
春日,洛陽王城郊外的蘇氏別莊來了一位客人,張儀風塵僕僕從安邑趕來,拜訪同窗七年、情同手足的師兄蘇秦。雙傑聚酒評點天下,各謀大國,並約定:蘇秦謀秦,張儀謀魏、齊、楚,相互援手,共擔艱危。
在蘇秦興沖沖準備入秦,向父親辭行的時候,一生經商的老父只給了他一句話:母國為根,理根為先。蘇秦知道,這是老父要他在出山前向天下昭示氣節。他改變初衷,先入衰敗破落的洛陽王宮去見周顯王。周顯王賜蘇秦一輛王車,讓他去遊說戰國,為周人爭光。蘇秦與一位美麗神祕的宮廷女官燕姬一見鐘情。
對獻給魏王的霸業對策已成竹在胸的張儀求見魏王,適逢路過大樑的孟子作客王宮,張儀舌戰孟子,惹惱魏王,遊說受挫。
蘇秦離周後再入秦,張儀先遊齊再說楚,均遭受重大挫折而一時鎩羽。
七國亂象大混戰,秦國新軍連續大勝,對山東六國構成強大威脅。
蘇秦忍辱苦修三年,洞察天下大勢,重新入世提出合縱抗秦大戰略,在已成為燕國王后姬的幫助下,被燕易王封為武信君。從燕國突破,成功遊說六國結盟,被任為六國丞相,與戰國四大公子合力組成六國聯軍,對秦國形成強大壓力。
秦國危難覓賢,巧妙運動已經對破解合縱成竹在胸的張儀入秦為相。張儀提出連橫大戰略,主持秦國與山東六國展開了縱橫大爭。並贏得了秦國公主、執掌祕密機構黑冰台的贏華和侍女緋雲兩個奇女子的愛情。
楚懷王羋槐頭腦簡單且剛愎自用。任用昭睢一群舊世族。寵幸貪才縱欲的王妃鄭袖,排斥主張變法強國的屈原。任命無能的子蘭為合縱聯軍主帥。
六國聯軍攻秦,幾經較量,六國終因根基不穩內訌多出而頻頻失利,合縱宣告失敗。蘇秦為避禍回到燕國。
戰爭中傷亡最重的是楚國,楚王惱羞成怒,歸罪於張儀。遂重新起用屈原掌握兵權,發誓向秦國復仇。春申君立即北上燕國,請蘇秦入楚,準備發動第二次合縱。
剛剛經過大戰的秦國遣國書使割地求和。誰知楚懷王看了拍案大叫:不要割地,只要張儀!正當秦國準備舉國一戰之時,剛從燕國出使歸來的張儀卻自請入楚。
邦交如戰場。
張儀與贏華冷靜周旋于楚國,終於化險為夷。
剛剛恢復了大司馬職務的屈原從楚國變法與合縱的利益出發,派兵暗殺張儀未遂,卻險些造成張儀與蘇秦這兩個生死朋友間的誤會。
在秦國的離間下,屈原再次被貶斥,壯心酷烈的屈原私自調集八萬楚國新軍,在楚國屈氏家族的支持下,貿然與秦軍決戰。兵敗,全軍覆沒。
回到燕國的蘇秦險被野心家子之捲入陰謀泥沼,遂離燕入齊。幾經周折終於在齊推開全面變法。神祕退隱的燕姬也歷盡艱難追隨蘇秦潛入齊國,兩人終獲團圓。
正當張儀遊說六國,成功推行連橫親秦戰略的關鍵之時,秦惠王身患不明原因的暮瘋症,張儀入齊尋求方士,恰遇蘇秦被舊貴族買凶殺害,兩兄弟生死相別。
安葬蘇秦後悲痛而歸,秦國內政已經發生了奇怪變化;狂暴太子與長史甘茂結謀排斥異己,上將軍司馬錯被迫卸職隱退,張儀為免遭罷黜而徑自掛冠離秦退隱江湖。
尚武狂秦武王率領大軍欲圖東滅洛陽,將秦國再度推向危險的境地……
 
《大秦帝國》第三部《金戈鐵馬》梗概
 
以秦軍東進,洛陽周天子君臣驚慌迎接為序幕,連續展開沖突:為秦軍東進開道的宜陽之戰,千夫長白起嶄露頭角;秦武王進軍洛陽,舉鼎暴死;
白起奉秦武王遺詔,率一千鐵騎從陰山北上祕密進入燕國,克難克險,設計迎回在燕國做人質的少年王子嬴稷;甘茂與魏冉白起等將士結盟,合力粉碎公子嬴離的奪位政變,擁立嬴稷(秦昭王)繼位;
燕國主政大臣樂毅說服燕昭王結好秦國,送回嬴稷生母羋八子(宣太后);羋八子撥亂反正廓清朝局,破格起用族弟魏冉為丞相,親自攝政穩定秦國;
號稱東海青蛟的齊湣王欲圖霸天下,鼓動山東六國連兵六十萬先機滅秦;秦國危難關頭,宣太后一力破格起用白起為將,鏊兵中原,大破六國聯軍;燕國密謀攻齊復仇,白起統兵趁機再度東出,冬季大舉進攻河內,拔魏韓城三十餘座,秦設河內郡;
魯仲連為保全齊國,南下楚國尋求結盟抗秦;白起水陸並進奇襲楚國,奪彝陵,攻陷郢都,楚國被迫北遷,秦設南郡,一舉成為戰國超強;燕國祕密聯結五國,組成以名將樂毅為統帥的聯軍大舉攻齊,齊軍連敗,暴虐的齊湣王被亂民活剮!
聯軍攻陷臨淄,五國回兵,燕軍獨占齊國全境,惟餘即墨、莒城兩城堅守;田單即墨抗燕六年,火牛陣大破燕軍恢復齊國,齊燕一齊衰落;
魏冉貪功,不顧白起反對,派秦軍大將胡傷率軍十萬攻趙,被趙奢第一次擊敗,宣太后謝罪自裁,秦國君臣猛醒;趙國崛起的內幕揭開,趙武靈王強國變法的傳奇故事一一展現,秦國與趙國開始了長期認真地斡旋;
飽受奸佞陷害的名士范雎入秦,助秦昭王罷黜魏冉,襄助秦昭王親政,提出遠交近攻大戰略,秦國形成新的合力;趙國與韓魏合謀,接受韓國飛地上黨,欲居高臨下壓制秦國,引起秦國警覺,祕密制定與趙國決戰上黨,曆時三年的長平大戰層層展開,趙國全部精銳五十餘萬一戰覆滅;
戰後秦昭王進入晚年,逼白起自殺,范雎心懷憂懼,更難者在於太子孱弱多病且無嫡子,諸王子皆平庸無能,連選賢另立的可能都很渺茫,秦國王室第一次陷入了後繼無人的危機狀態,從而引出第四部。
 
《大秦帝國》第四部《陽謀春秋》梗概
 
第四部是秦國連續度過三次交接危機的驚險低谷史。以蔡澤入秦路遇相學名家唐舉預言命運拉開序幕,故事迭次展開:
蔡澤錯以急流勇退的自保之道說范雎,反遭范雎蔑視,唐舉密見老友,介紹蔡澤的計然富國才能,范雎上書舉薦蔡澤為相,決然辭官隱退,與魯仲連路途相遇一起南下游曆;
魯仲連領引范雎在陳城結識呂不韋,引出呂不韋的商旅人生;呂不韋北上邯鄲,巧遇秦國人質王子嬴異人而雄心大動,最終決意棄商從政,呂氏傳奇由此展開。
呂不韋以雄厚資財入咸陽周旋,使公子異人成為太子嫡子;趙國平原君警覺人質逃走率軍追殺,呂不韋得百名義士血戰掩護,方與嬴異人歸秦;秦昭王病逝,
老太子嬴柱(孝文王)繼位一年又病逝,異人繼位(秦莊襄王),任用呂不韋為丞相推行新政;莊襄王在位三年病逝,此前已經迎回的十三歲少子嬴政繼位,呂不韋以相父身份與太后共同攝政;期間呂不韋兩次主持交接大局、穩定朝野、拓展國土,聲望大增,但與太后趙姬之曖昧糾葛卻惹來王族元老非議;
呂不韋以非常手段解脫自己,使胡人嫪毐與趙姬私通,趙姬以攝政太后權力封嫪毐為長信侯,專權淫亂宮闈,蓄謀政變奪位,釀成秦國歷史上的最大醜聞。
少年嬴政與呂不韋聯合,一舉鏟除嫪毐叛亂勢力,貶黜太后回趙國原籍;嬴政二十一歲親政,呂不韋為消弭秦國法制的峻猛重刑,召集門客作《呂氏春秋》確立雜家治國方略;個性強悍的嬴政堅持商鞅法制,與呂不韋政見嚴重對立;呂不韋決意公佈《呂氏春秋》,欲以朝野公議決定治國方略;
秦王嬴政面臨巨大壓力,與青年李斯、王翦、蒙恬等新銳勢力結成護法同盟,圖謀對抗呂不韋集團,秦國又一次面臨轉折危機,引出第五部。
 
《大秦帝國》第五部《鐵血文明》梗概
 
第五部《鐵血文明》是完整的秦帝國創建史。以呂不韋於咸陽四門張掛《呂氏春秋》,公然懸賞改一字賜千金拉開序幕,李斯蒙恬與呂不韋門客城下論戰,公開駁斥《呂氏春秋》,引發朝野大論爭;
秦王嬴政以壞法亂政,蠱惑國人之罪罷黜呂不韋,呂不韋被迫自殺於洛陽。
此後正式拉開帝國創建大幕,展開四大階段故事:
第一階段整肅軍政,超拔新銳,一大批年輕將領與主政大臣形成新生代勢力,同時大力建設秦國腹地的水利工程鄭國渠,使秦川成天府之國;
第二階段展開統一中國的連綿大戰,展開六國逐一滅亡的故事;
第三階段,統一架構華夏文明體系,發動徹底驅趕匈奴的陰山大戰,建立萬裡長城與其他大型工程;
第四階段秦始皇勤政巡視天下,積勞成疾而依賴方士奇朮救治,深感人生苦短,遂生求仙長生之心,第六次巡視時突然病重,死於巡狩途中(沙丘)
秦國出現巨大的權力真空,野心與陰謀蠢蠢欲動,引出第六部。
第五部是故事容量最飽滿的一部,也是全書最高潮。
 
《大秦帝國》第六部《帝國烽煙》梗概
 
第六部《帝國烽煙》是秦帝國三年覆滅的大悲劇史。秦始皇驟然客死沙丘拉開序幕,趙高、胡亥密謀政變,總領國政的功勛丞相李斯被利誘挾持加入密謀,終使人才濟濟久經錘煉的秦帝國最高層權力發生巨大分裂;
扶蘇自殺,掌握軍權的蒙氏兄弟被害,胡亥稱帝,趙高領政,秦帝國權力倏忽發生質變;
二世集團殘殺帝國功臣元勛,鏟除皇室異己勢力,推行一系列暴虐昏政,大大激化了秦始皇時期潛藏的各種社會矛盾;
陳勝吳廣大起義爆發,六國舊貴族趁勢而起,形成天下反秦的燎原之勢;
帝國對農民軍作戰勝利,但對以六國舊貴族為根基的反秦勢力卻反攻失敗;
劉邦項羽進入咸陽,風雨飄搖的帝國宮廷再次政變,胡亥趙高集團一朝覆滅;
恢復秦王稱號的子嬰投降,帝國政權終結;
項羽大軍將帝國財貨擄掠凈盡,而後大火焚燒咸陽宮三月不滅,整個關中成為八百里廢墟,秦帝國驟然灰飛煙滅!
 
 
秦帝國崛起於鐵血競爭的群雄列強之林,包容裹挾了那個時代的剛健質樸、創新求實精神。
她崇尚法制、徹底變革、努力建設、統一政令,曆一百六十餘年六代領袖堅定不移地努力追求,才完成了一場最偉大的帝國革命,
建立起一個強大統一的帝國,開創了一個全新的鐵器文明時代,使中國農業文明完成了偉大的歷史轉型。
作為時代精神匯集的大秦帝國,是集中地體現了那個時代中華民族的強勢生存精神。中華民族的整個文明體系其所以能夠綿延如大河奔湧,
秦帝國時代開創奠定的強勢生存傳統起了決定性的作用。
而大秦帝國.第一部黑色裂變中所秦孝公及衛鞅其人事,我們,除了看劇中人物描寫外,也看一下在維基百科中對這二個主要主角的描述.
 
商鞅

商鞅(約前390年-前338年),戰國時期政治家,著名法家代表人物。
衞國國君的後裔,姬姓公孫氏,故稱為衛鞅,又稱公孫鞅,後封於商,後人稱之商鞅。
在秦國執政十九年,秦國大治,史稱商鞅變法。

生平
商鞅「少好刑名之學」,專研以法治國,受李悝、吳起等人的影響很大。
後為魏國宰相公叔痤家臣,公叔痤病重時對魏惠王說:「公孫鞅年少有奇才,可任用為相。」
又對惠王說「王既不用公孫鞅,必殺之,勿令出境。」惠王認為公叔已經病入膏肓,語無倫次,於是皆不採納。
公叔轉而告訴商鞅,並要他趕快離開魏國。
公叔痤死後,商鞅聽說秦孝公雄才大略,便攜同李悝的《法經》到秦國去。
通過宦官景監三見孝公,商鞅暢談變法治國之策,孝公大喜。前359年任左庶長,開始變法,後升大良造。
周顯王十三年(前356年)和周顯王十九年(前350年)鞅先後兩次實行變法,
變法內容為「廢井田、開阡陌,實行郡縣制,獎勵耕織和戰鬥,實行連坐之法」。
初推行革新,意信於民,於是派人在城中豎立一木,並告知:「誰人能將之搬到城門,便賞賜千金。」
秦民無人敢信,於是有人扛起木頭搬到城門,果然獲賞十金,從此宣示與開展孝公變法,史稱「立木之信」或者「徙木立信」。
後,太子犯法,商鞅曰:「法之不行,自上犯之。」,刑其太傅公子虔與老師公孫賈。
秦孝公十六年,太傅公子虔復犯法,商鞅施以割鼻之刑。
變法日久,秦民大悅。秦國道不拾遺,山無盜賊。
340年,率秦趙軍敗魏國公子卬將軍,魏割西河之地與秦,將人民遷居至大樑,此時魏惠王大忿:「寡人恨不用公叔痤之言也。」
商鞅因功封於商十五邑。
商君之法太過刻薄寡恩,設連坐之法,制定嚴厲的法律,增加肉刑、大辟,有鑿頂、抽肋、鑊烹之刑。
《資治通鑒》記載:「初,商君相秦,用法嚴酷,嘗臨渭論囚,渭水盡赤。為相十年,人多怨之。」秦國貴族多怨。
趙良勸說商君積怨太深,宜「歸十五都,灌園於鄙」、「不貪商、於之富,不寵秦國之教」,「君之出也,後車載甲,多力而駢協者為驂乘,持矛而操戟者旁車而趨。此一物不具,君固不出。」
商鞅不聽。前338年,秦孝公崩,惠文王太子駟即位,公子虔告商鞅謀反,商鞅逃亡至邊關,欲宿客舍,結果因未出示證件,店家害怕「連坐」不敢留宿,自是「作法自斃」;
欲逃往魏國,魏人因商鞅曾背信攻破魏帥,亦不願收留。
後來商鞅回到商邑,發邑兵北出擊鄭國,秦國發兵討之,殺鞅於鄭國黽池,死後被秦惠王處「車裂之刑」於彤,滅商君之族。

作者:李明讚
 
 
魯國史官把當時各國報導的重大事件,按年、季、月、日記錄下來,一年分春、夏、秋、冬四季記錄,簡括起來就把這部編年史名為春秋
孔子依據魯國史官所編《春秋》加以整理修訂,成為儒家經典之一。
《春秋》記錄了從魯隱西元年(前722)到魯襄公十四年(前481)共242年的大事。
由於它所記歷史事實的起止年代,大體上與一個客觀的歷史發展時期相當,所以歷代史學家便把《春秋》這個書名作為這個歷史時期的名稱。
為了敘事方便,春秋時期開始於西元前770年(周平王元年)周平王東遷東周開始的一年,止於西元前476年(周敬王四十四年)戰國前夕,總共295年。
春秋以後,齊、楚、燕、韓、趙、魏、秦七大諸侯國連年戰爭,當時人們就稱呼這七大諸侯國為戰國
《戰國策燕策一》載蘇秦的弟弟蘇代說:凡天下之戰國七,而燕處弱焉。
可見當時七大諸侯國都有戰國的稱呼。
到西漢初年,戰國這個名詞的含義還沒有變化。到西漢末年劉向編輯《戰國策》一書時,才開始把戰國作為特定的歷史時期的名稱。
戰國時期開始於西元前475年(周元王元年)《史記》的《六國年表》開始的一年,止於西元前221年(秦王政二十六年)秦滅齊統一六國的一年,共255年。

周王室自身實力的削弱

西周盛時,以鎬京、東都為中心,王室有直接管轄的王畿方約千里的土地。
所有渭、徑、河、洛地帶都是周的王畿。西邊的關中平原,以鎬京為中心,是周人興起的根據地,稱為宗周
東面的河洛地帶,以東都王城為中心,是保衛宗周和鎮撫東方的重鎮,稱為成周
東西連成一片,長達千里以上,王畿以強大的政治、經濟、軍事力量成為控制全國的基地。
平王東遷以後,西土為秦國所有,王畿還有約方六百里。後來有的賜給立功諸侯,有的被諸侯侵奪,有的被戎族佔據,有的封給王族、公卿大夫作采邑,最後所餘無幾。
天子局處在成周約方一二百里的一隅之地,地盤還在一天天縮小。
西周盛時,王室設置了龐大的軍旅。用於宿衛宗周的有六師,稱為西六師
在成周鎮懾東方諸侯的有八師,稱為成周八師,共14師達14萬人以上。
這就是周王朝維持禮樂征伐自天子出的武力基礎。
諸侯國大國一般不超過三軍,小國只有一軍,諸侯國的軍隊周王都能調遣。
平王東遷以後,王室只能有三軍、二軍甚至不足一軍了。

王室地位的變化
西周盛時,周王對諸侯擁有很大的權威。各封國的諸侯要定期朝見周王,報告封國內的情況,聽取周王及其輔佐的指令;
如臨時發生重大事故,還要及時向周王報告。他們都必須向周王貢獻本封國的產物和周王需要的東西。
他們有保衛王室的義務,包括為周王提供作戰的軍隊。對周王的死喪、嫁娶、巡遊,他們也要盡特定的義務。
如果他們不履行自己的義務或超越周王賦予他們的特權,周王可以收回或削減他們的爵祿,可以廢除和另立國君,甚至滅掉他們。
如康王時,晉侯建造的宮殿過分宏美了,就受到周王的譴責。
共王曾滅掉封在密須故地的密國。夷王曾朝會諸侯,烹死齊哀公。
在這種情況下,當然不可能出現大國爭霸的鬥爭。
諸侯定期的朝聘貢獻(古代國與國之間遣使訪問叫聘,諸侯在非朝覲述職之年,就派卿大夫聘周)是王室的重要收入,王室東遷以後失去了這個重要收入。
按照魯史《春秋》所記,242年裏魯君朝王僅三次,魯大夫聘周僅四次。
魯是周公的後代,與王室最親近,朝貢幾乎全廢,其他諸侯的朝貢自然不會比魯多一些。
與此相反,天子卻經常向諸侯進行聘問,周桓王在位二十多年,五聘於魯。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