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每個人都要有個根據地。~~~
  • 106714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34

    追蹤人氣

教室裡的春天

終於上完早上第四堂課,她急忙趕回辦公室, 今天應該把週記發還學生,但是才改到一半。 顧不得吃飯,她立刻埋首工作。 不久,她改到一本完全空白的週記, 不由得擲筆長歎,腦中浮現一個陰鬱的臉孔。 她大學一畢業被分發到這個國中, 學校旁有鐵道,上課很容易被影響。 學校總會壓榨新手,所以她一二三年級都有課, 並且帶一個一年級導師班。 由於現在不得採行能力分班, 所以班上各種資質的學生都有,鄭守義是她班上最特殊的孩子。 他家裡開家具行,就住在鐵道後面。 印象中他總是沈默寡言, 而成績糟得令人難以置信他怎麼能升上國中的? 常有其他科目老師抱怨他從來不交作業, 考試一定繳白卷,無論如何處罰都無效。 這種低成就的孩子在班上同學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不過她也記得當她在講解代數時, 其他同學還在紙上奮力計算, 他總是一個人在底下喃自語, 每當她以為他心不在焉而叫他起來的時候, 他又每次都能講出正確答案。 可見他腦筋不差,為何成績會如此低劣呢? 被叫到老師辦公室的學生,總是戰戰兢兢的。 「來,拉把椅子坐在老師旁邊。」他依言照做, 桌上攤開他的週記本。 「鄭守義,老師找你來不是要責罵你, 而是想知道你為什麼每次週記都是空白?」 她沒有經驗,只得儘量緩和語氣。他沈默著。 她又問:「一個禮拜很長,不會什麼事都沒有吧? 一定有東西可以寫的,不是嗎?」 他終於開口:「老師,我有很多東西想寫,但是就是寫不出來。」 「你可以解釋清楚一點嗎?」 「就跟考地理一樣,每次我都知道答案,就是不會寫。 像填充要填鴨綠江,看課本都認得, 考試就是寫不出來,我沒有撒謊。」 她明白了,這是一種先天上的腦缺陷。 「那有沒有看醫生?」 「爸爸說看醫生要花錢又不一定會好, 反正一畢業就到店裡工作就沒差了。」 「這樣子!好吧!你可以先回去了,老師來替你想辦法。」 他很意外,她竟然不像其他老師一樣斥他找藉口搪塞。 「謝謝老師!」 她調出他以前其他科目的考卷,果然他沒說謊, 選擇幾乎都拿滿分,填充跟問答就悽慘無比。 她也查閱所有關於這種疾病的書, 但是除了對病理特性的研究外, 根本沒有關於如何幫助病人克服問題回復正常生活的探討。 她想起自己的求學過程也並不順遂, 但是憑著不服輸的個性, 她也熬過來了,終於達成她的夢想.她決心一試。 「鄭守義,老師相信你很聰明, 因為你在數學課上已經證明給老師跟同學看了。 不過你的寫字能力要加強,所以從明天開始, 老師要你放學後留校兩個小時,老師替你免費補習。」 從來沒有一個老師當面稱讚他, 更沒有老師會主動關心他而替他補習, 他吃了一驚,臉紅耳赤。 她從抽屜拿出一本很漂亮的日記本。 「先從寫日記開始,慢慢來,不必寫多。 今天有什麼值得高興的事呢?」 他想了一下又臉紅了:「聽到老師稱讚我。」 「那你就寫這句話吧!」他提起筆來,一臉躊躇。 「七個字而已嘛!這裡有字典,你會查吧? 先查『聽』這個字,再抄下來。」 他照著做,一筆一畫刻字,雖然歪歪斜斜,但仍然可以辨認。 「好,現在查『到』這個字。」就這樣, 花了二十幾分鐘才寫完這七個字。 「你看,你剛才已經自己寫完一個句子了。」 他瞧瞧本子上的字,臉上煥發著光彩,似乎不敢相信。 「真的嗎?我真的會寫了!」 她笑著點頭。 「寫過的字可別忘了喔!好了,今天到此為止吧!」 「謝謝老師!謝謝老師!」 就這樣,她開始了一件困難度可比建長城的工作。 許多人不以為然,或暗自竊笑,或好意勸她別自找麻煩。 但她認定得天下英才而教之不算什麼, 得天下庸才而教之,使成為英才,才是一樂。 更何況當她使盡混身解數終於教會他寫出完整的一句話, 那時候她才能體會, 當安妮在教導海倫凱勒知道什麼是『水』之後是何等快慰。 她也從沒有像這時一樣體會出自己的潛力無窮。 她也拜託其他老師上課盡量提他問題, 一來拉高平常分數,二來建立他的自信。 她自己更指定他當數學小老師,同學有問題一律先問他, 他不會的才交給老師,而這情形很少有, 因此漸漸使他贏得同學的尊敬與信服。 他自己也起了很大的轉變,功課進步很大, 日記不必在她的監督下也可以寫得不錯。 不再躲在角落之中,話也變多了, 有時她還不得不在課堂上制止他影響秩序。 國三那個教師節前夕, 他送給她一個漆成乳白色的木製檯燈,相當別致又漂亮。 「哇!好漂亮謝謝你,也替我謝謝你爸爸。」 他臉紅:「這是我自己做的。」 她吃了一驚,沒想到他手藝這麼好, 而且已經國三了,真想不出他如何騰出時間來做這個。 「真謝謝你!」 「爸爸說,老師是我的貴人, 替我補習這麼久都不收錢,連紅包禮物都不肯拿。 他想不出還能替老師做什麼。 所以請老師以後要是結婚需要新家具的話, 我們家一定送全套給老師, 而且一定是最好的木料跟手工,請老師不要客氣。」 「實在太感謝了,老師愧不敢當。」 「老師不要這麼說,我準備要繼續升學, 將來念師大,跟老師一樣做一個好老師!」 他自信地說。 一年之前關於繼續升學這件事他是想都不敢想的, 如今卻有如此雄心壯志。 她的眼眶不禁潮濕起來。 「好,老師相信你一定可以辦到。」 「已經第三堂了,鄭守義怎麼還沒來? 他通常不是最早到的嗎?有沒有打電話請假?」 「報告老師,剛才打去他家,他媽媽說他今天有上學。」 班長起立回道。 「好吧!先上課好了。」 下課之前她看到校長等在走廊上, 鈴聲一響他不等她走出就過來了。 「張老師,剛才學校接到一個不幸的消息, 妳班上的學生鄭守義今天早上出門的時候, 因為擅自闖越鐵道被火車撞死了‧‧‧」 她時常在想,她真的是他生命中的貴人嗎? 如果她沒有引發他學習的興趣, 使得他自動自發急於來上學, 也就沒有那場意外,不會那麼早夭。 現在也許是一個手藝很好的家具行老闆, 平平安安地過一輩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